叶无半闲

妄想在荒芜之地开出花来。

啊,突然想起来在除妖师x树妖之前还有一个脑洞
  
  
  
最原是个魔术师。
某天他师父递给他一张照片对他说,我已经没什么可以教给你的了,如果你想更进一步的话,就去找这个人吧。
照片上的人戴着一张滑稽的小丑面具,最原虽然很……心绞痛,但他还是上路了。
 
 
  
途径一个小镇,他凭借精湛的魔术、出色的外表、礼貌的谈吐什么的(???)获得了镇上人的好感。
就有人吐槽说,他比两周前来到镇上的骗子魔术师好多了。
最原就有点好奇。
其实这时候骗子就坐在角落里撇了撇嘴
   
   
   
emm……中间的过程我们先跳过吧
  
  
  
本来我想的是最原变出一枚戒指跟小吉求婚的,然后……等等,还没表白……【陷入沉思】
 
 
 
有点纠结是最原送小吉玫瑰还是小吉送最原,感觉后者比较好玩
 
  

大概就这样 ……
  
  
   
也许可能应该会写【继续心虚 】
 
  
  
 
写正文的太太都是天使【突然】

早上上楼的时候想到“小吉靠着一颗枯树,最原从他身旁经过,突然满树繁花。”
     
  
   
然后一边思考自己是怎么想出这么傻白甜的玩意的,一边完善起了世界观(?)。
  
  
   
小吉是树妖,以前被幼年最原救过,然后就可以解释小吉为什么喜欢欺骗捉弄人类了(大概没毛病) 。
 
    
    
最后变成了除妖师×樱花树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樱花x)
    
      
     
想了两个结局,一是最原折下一段树枝(小吉的灵魂附在上面)两人一起旅行;二是最原留了下来,守着小吉 。
   
    
      
以上,不写 。【x
很心虚地打个tag……

————————————————————————————
被复赛作文折磨到崩溃,写完大概就能填坑了……(还是很心虚 x)

【弹丸】听说狗尾草的花语是暗恋(三)

  ★昨天体验了下睡眠不足跑八百米的感觉。于是突然有了脑洞。【什么鬼x
大概是段子?
 
 
 
  
☆ooc,ooc,ooc。
 
 
  
 

 
★我不记得我要说什么了……ರ_ರ ...
   
 
 
 
 
①不约
广播:“为了增强趣味性,在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的建议下,本次运动会各项目参赛人选由抽签决定。”
众人:“……”
  
  
 
 
②直觉
“等等……签是不是少了一根?”最原看向王马。
王马不情愿地把写有“裁判”的签拿了出来。
  
  
  
 
③短裙
“为什么会有‘啦啦队’这个签……”真宫寺拿着白银递给自己的超短裙,开始怀疑人生。
 
  
  
  
④交换
kibo拿到的签是“游泳”。
考虑到kibo不防水,赤松提出交换签。
“谢……”看到签上写着的“啦啦队”三字,kibo陷入了沉默。
  
  
  

  
  
⑤幸运
天海看了看自己拿到的签,问:“裁判是干什么的?”
众人震惊地看向他。
这时论坛上的直播贴齐刷刷地刷起了:
“什么?!我没听错吧?”
“这个人真的是天海君吗?!!!”
“Σ( ° △ °|||)︴这不是我认识的天海君!”
……
天海一时苦笑不得:在你们眼里我运气是有多差啊……
  
  
  
 
⑥日常
“天海君,高二的狛枝君好像也抽到了‘裁判’,不如你去问问他?”东条建议道。
“狛枝君好像没空呢……”天海往高二年级方向瞥了一眼,“他对面是日向君?他们不会又吵起来了吧……”

  
⑦对比
长跑完的王马嚷着累死了扑到最原身上。
“怎么看都是骗人的吧……”跑了一百米·累得不想说话·半死不活瘫在座位上·最原终一冷漠地想。
  
  
 
 
⑧长跑
梦野赢了七海。
因为七海突然睡着了。
  
  
 

⑨散步
星龙马和东条抽到的是“两人三足”。
事后,有人在论坛上吐槽:“像老夫老妻饭后散步。”
 
  
 
  

⑩欢乐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运动会最后变成了全员在泳池打闹。
不过kibo、真宫寺和最原则是在一旁聊天。
然后王马把最原推下了水。

【最原终一生贺/填词】碎片散落一地

★原曲:《나쁜 남자》
 
☆我可能是最早发生贺的【也太早了点x
  
★某人说想看黑幕最
  
☆↑不过完全我流
  

   
 
怀热忱
执着追问
换来同情眼神
诸多不屑加身
笑我
太过认真
 
   
  
  
发言时
呼吸不稳
事实或太残忍
或让人不忍
心生几道裂痕
冷汗涔涔
 
  
  
    

这不实人生
友人的尸体已经冰冷
共许的誓言尚温
信念犹存
何时才能
逃离剧本
  
  
  
 
这一场相残杀
谁人在装聋哑
谎话扰乱想法
  
   
  
  
局势渐复杂
如何分辨真假
怀疑种子发芽
汲取信任开花
 
  
 
 
帷幕又落下
希望未抵达
幸存者无话
泥沼里苦挣扎

  
  
   

  
浓墨重彩的一笔
又有两人离去
游戏还继续
是谁脸带笑意
期待结局

   
  
  
 
若错付了信任
心中的希望还剩几分
笑自己入戏太深
竟生遗恨
恨只转瞬
便剩三人
 
  
  
  
这一场相残杀
一切都像笑话
连人皆是虚假

  
  
  
 
把证据相加
推出黑幕是她
真的是这样吗
无人怀疑解答
 
  
  
  
帷幕永落下
希望未抵达
幸存者无话
泥沼外苦挣扎

  
  

   
脸上泪痕
到底夹杂几分情真
一字一顿
坚持自己未沉沦
半梦半醒间又一清晨
一恍惚竟已黄昏
街道两旁樱木又多了几圈年轮
又春深

  
   
  
  
梦白骨数根
手上现血痕
夜里不得安稳
曾盼过谁的魂
念昔日温存
思笑容纯真
我合上剧本
将情绪扫入坟
   
   
 
 
☆大意是黑幕最后来后悔了
  
   

【最吉】黑白灰

☆肝完了٩(*´◒`*)۶
★有很大改动 
☆有ooc
★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词汇量匮乏(°ー°〃)
☆一直在跳过不会写的画面´_>`
★笔力有限,几度想弃坑orz
☆以及……虽然我觉得是糖,但是不敢七夕发呢ರ_ರ ...
     
    
     
  
     
   

   

    
     
(一)
“真无聊啊~”他靠在沙发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你该去工作了,王马君。”正在一旁整理文件的东条斩美瞥了他一眼。
王马小吉闻言,苦着脸拿过桌上黑底白纹的笔记本,摊开:“最原终一,目前最有潜力的年轻画家,以大胆的用色和细腻的画风而闻名……其作品多次获奖……看上去很有趣呢~”
   
      
  
   
  
    
(二)
王马小吉从窗户飘进最原终一画室时,他正在给作品上色。
年轻画家抿着唇,眼神纯净如林间清泉。
王马坐在窗台上单手支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清秀的侧脸,没有出声。
   
     
     
    
     
   
    
(三)
于是当最原终一发现画室多了个“人”后,怔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是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走进来的~”王马小吉笑眯眯地说。
“……”
“话说最原酱真是迟钝呢~现在才发现我……太伤我心了~”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名字?”最原不自觉地攥紧了手。
“我是来接你去天堂的天使哦~”王马狡黠地眨了眨眼。
“……这是说谎的吧?”
“诶?这么容易就被揭穿了吗?”王马睁大眼睛,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这个反应也是装的吧?”
“嘛最原酱真是无趣!”王马嘟了嘟嘴。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最原皱着眉打量他。
王马小吉弯起眉眼:“我,王马小吉,是代号为K的死神哦~”
     
   
   
  
   
  
  
 
(四)
死,死神?!
最原终一手中的画笔掉到了地上。
这……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吧?他难以置信地看着王马。

  
   
   

  
  
  
(五)
自称死神的少年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六)
王马跳下窗台在画室转了一圈。
“呢嘻嘻,我听说最原酱以大胆的用色闻名呢~”
“……你想表达什么?”
“我很好奇最原酱眼中的世界呢~”王马突然笑眯眯地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
最原拿着画笔的手一顿,颜料在画纸上晕染开来。
  
  
   
  
  
  
(七)
王马将最原的反应尽收眼底。
他扬起一个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八)
“王马君,我死后……能看见色彩吗?”最原终一启唇轻声问,脸上没什么表情。
王马看着他微微颤抖的手,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些:“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最原酱~”
最原终一不明所以地转过头。
旋即瞳孔猛缩!
  
   
  
  
   
   
 
(九)
泪水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十)
“代价是不能碰画笔哦~”王马不紧不慢地吐出了一句对画家极为残忍的话。

  
  
  
  
  
  
 
(十一)
啊?最原呆呆地看向他。
“……嘛,当然是骗你的~”王马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
   
   
  
  
   
   
  
  
 
(十二)
“那……你,先前说的交易是?”最原艰难地开了口。
他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
  
  
  
  
  
 
  
  
  
(十三)
他害怕这场交易,但他更害怕再次失去。
失去已十年未拥有的色彩。

  
  
  
  
  
  
  
 
(十四)
“交易啊……我还没想好。”王马陷入了沉思。
最原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他严肃的画风。
 
  
  
  
  
 
 
(十五)
“不如把你的灵魂给我吧,最原酱!”王马目光如炬地盯着最原。
  
   
   
   
 
  
   
  
(十六)
你……认真的?
王马似乎看懂了他的眼神:“嘛死神的工作太无聊了,我可是一直想拐个灵魂陪我玩……啊,说漏嘴了。”
他懊恼地跺了下脚。
这是装的吧……最原心想。

  

  
  
    
     
   
(十七)
王马站在窗台边,背对最原,“最原酱,你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自己会死呢~”
“诶……是吗……”
“难道不是吗?”王马转过身,语气欢快,“最原酱你待会儿出门会被撞得血肉模糊哦~”
  
  
  
  
 
 
 
 

(十八)
最原沉默地站起身,伸手去触摸墙上自己的画作。
 
  
  
  
  
  
 
 

(十九)
“我……一直想看看它们真实的样子,”他低声道,“但是,看见后我反而想烧掉它们了。大胆的用色……这个笑话是不是很好笑?”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心血。
  
  
  
  
  
  
  
  
(二十)
脸上泪痕还未褪去。
  
  
  
  
 
  
 
 
  
 
(二十一)
“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展开呢~”王马眯了眯眸子。
   
   
   
   
 
  
 
 
(二十二)
王马目送最原抱着画室里全部画作(最原找了个箱子把它们粗暴地塞了进去)下楼。
“怪人……”
  
   
  
  
  
  
  
 
(二十三)
王马不知从何处掏出那本黑底白纹的笔记本,翻开:“最原酱的死法……是这个啊……拥抱色彩吗?还是……”
他合上本子,环顾空旷的画室,笑了。

  
  
 
 
 
 
   
(二十四)
“眼中世界是黑白色的感觉……令人绝望呢~”
  
  
 
 
 
 
 
(二十五)
“知名画家最原终一……溺亡……其画稿去向不明……”
 
  
  
  
 
 
 
FIN.

双黑情头(假的)。
感觉我已经丧心病狂了(¬_¬)
把有双黑的几集又看了两遍,想学剪视频ರ_ರ ...

忍不住截情头ರ_ರ ...
今早发现周指活不能下载了,就很气(`へ´)=3

倾家荡产买铃音股(。・`ω´・)
据说股名为“大音帝国”。
最后一组以前发过,拿来凑个十张‎|・ω・`)。
其实还做了几组感觉有点勉强就不发了_(:_」∠)_
话说这俩人的cp名是啥……

【最吉】在虚无缥缈的世界祈求神明

☆本篇灵感来源于感冒和昨天的日推《831143》【什么鬼x
     
       
 
 
         
  
       
刚被闹钟吵醒的大脑昏昏沉沉的。
最原终一勉强爬起床。
走向卫生间的脚步突然一顿。
眼前仿佛蒙了一层白纱,看什么都是朦朦胧胧的。
他心里一紧,下意识扶住了旁边的墙。
用力眨了眨眼。
虚惊一场。
他松了口气。
洗漱完吃了早餐后他来到书房开始工作。
渐渐拿不稳笔,写出的字轻飘飘的。
困意温柔地挠着他。
本只是想小憩片刻,一觉醒来,天已经黑了。
头痛欲裂。
他揉了揉太阳穴。
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大大的“饿”字。
他拿过手机,解锁。
8:31。
竟然这么晚了么?
他起身向厨房走去,因头疼的缘故,走路有些不稳。
拉开冰箱时他愣了一下,为什么里面会有几瓶葡萄芬达?而且有一瓶已经喝了一半……
早上……早上约摸是太困了才没有注意到。
他向来是不喝的。
所以……为什么呢?
感觉,少了点什么……他转头看向客厅。
刚才的手机画面突然在脑海闪过。
时间8:31,日期……14.3。
脑海一片空白。
良久,他回过神。
不知不觉间,他竟来到了洗漱台。
镜子里的人,双眼无神,脸色苍白。
他看到台上摆着两套洗漱用品。
看到那条黑白色毛巾时,他恍惚记起什么类似的东西。
他跌跌撞撞地来到卧室,衣柜里放着好几件陌生的衣物。
寒气攀着脊背向上。
他怔在原地,大脑似乎成了摆设。
突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把衣柜门一甩,跑回了书房。
身后传来柜门与衣柜的撞击声。
手机安静躺在书桌上。
手机上的时间依然是8:31和14月1日。
没有年份。
等等,解锁密码0621……又是什么?
他不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
线索却无迹可寻。
通讯录空白、推特空白、相册空白……他拿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
有什么在吞食他的记忆。
他突然记不起自己的名字了。
  
  
  
  
  
  
 

 

   
 
 

“最原酱~”
半梦半醒间,他听到一个声音。
他迷迷糊糊地想,那个人是在叫谁呢?语气这么温柔一定是恋人吧?
有温热的事物覆上他的额头:“烧退了呢。”
  
  
   
  
  
  
  
FIN.
  

   
   
  ★我也不知道标题是什么意思【这个人已经感冒头晕到神志不清了x】想到其他名字会改掉。

   
  
  
☆831143:八个字母,三个单词,表达一个含义“I Love You”。
   
    
   
  
 
★还有一个结局,最原杀了王马然后自我催眠【x
   
   
   
  
☆嗯……这个故事其实bug挺多的……你们要体谅一个昏睡了两天然后作业没动多少现在很焦虑的神经病(ᵒ̤̑ ◁ ᵒ̤̑)(这一长句仿佛被唐萋萋传染)
  
  
  
   
★【遁了】
祝看到这篇文的人好梦(。•́ω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