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爬墙爬得够快,我的坑就追不上我。

叶无半闲

© 叶无半闲 |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看到神仙写文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用我心尖红

试着去赞颂

歌咏造物者亲吻你灵魂

多光荣

得以窥神的恩宠

不如就撞日疯

情绪多汹涌

扎根心口撕扯出血肉

多夸张才能够

将悸动说透

我已驻足久

【双源】原文整理

≯下部的楚路戏份少得可怜(加到昨天发的那篇里了),就把双源也整理了一下(应该不太全)。我好难过,有没有人写这对的小甜饼,纯糖的那种,没有我就、我就自己写了……【不存在的】

 

※(显露)

“哥哥!”

恺撒和风间琉璃几乎是同时说话,都是惊恐,声调中传递的信息却完全不同。风间琉璃流露出的是瞬间的失控,虽然不至于说明他确实是个“哥哥虐我千百遍,我待哥哥如初恋"的好弟弟,可至少说明源稚生对他而言是非同寻常的人。

※(述说)

“我现在的样子让你们很吃惊吧?其实这就是我原本的样子。你们每次看见我,我都多多少少化了妆,只不过有些化妆术高超到看不出来的地步。”源稚女想了很久很...

【楚路】原文整理(Ⅲ)



※(那什么深夜谈心)

在他吃到全然忘我天人合一之际,一个人挨着他坐下,放下了自己的餐盘。路明非吐出根吮得干干净净的鸡骨,扭头看着面无表情的楚子航。

楚子航的夜宵很简单,双煎蛋和牛奶泡麦片,一杯橙汁。
 
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校工部在十点前后灭火成功,之后的两个小时餐厅里坐满了人,大家喝着啤酒庆祝。其实也说不上庆祝,找个理由痛饮啤酒而已。装备部每次闹出大事件,大家都有了庆祝的理由。装备部那帮疯子有时候也从地下实验室里出来加入,大家载歌载舞。

现在庆祝活动结束,留下满桌的餐盘和啤酒杯没收拾,餐厅里就他们两个人,窗外布谷鸡发出求偶的咕咕声。(求偶……...

【楚路】原文整理(Ⅱ)

≯硬嗑,我不管这就是糖【喂】

  

 

  

※(四人游乐园)

如果不考虑发色和瞳色,他们就像一对祖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亮眼而和谐。
 
而和与之相比,跟在后面的两个人就像是司机、管家、跟班一类的角色,一个目光咄咄,一个满不自在。
 
“师兄!监守自盗嘿!路明非满脸羡慕嫉炉恨,拿肩膀拱了楚子航一下。

“做入学培训……是学院安排的任务。”楚子航无奈的解释,“首先我没有监守,其次也没有自盗。” 
 
“别——逗了!当我傻呢?”路明非露出鄙夷的眼神,恨不能竖根中指,“入学培训做到摩天...

若我死于少年

≯一个写到一半夭折了的《心做し》填词。

很讶异?我倒觉得没有什么好可惜

别哭泣,反正你我终将在某天逝去

不如就停在这里,我爱的年纪

十七岁里,正是最好结局

多有趣,想必太多人会说不可理喻

没关系,反正我已成功从俗世逃离

再也听不见,谁都懂的大道理

十分乐意,做个怕事逃兵

听我说,我不想要素白色的葬礼

麻烦你,送上玫瑰月季

要妍丽,花香四溢,晴朗天气

一定记得点缀满天星、糖果色心情

不要放白菊,也不要悲伤的哀音

轻快活泼,才算可以

或是播放我爱的歌曲

我清楚知道人生无续集

所以...

【楚路】原文整理(Ⅱ.2/5)

≯戴上我的楚路滤镜愉悦二刷《悼亡者之瞳》。然后我就fong辽。



※(大概是师兄第一次看到明妃?)
  
初中部的小子蹲在屋檐下,看着宝马无声地滑入雨幕中,尾灯一闪,引擎高亢的轰鸣,走了。

他歪着脖子,聋拉这脑袋,沿着屋檐慢慢地走远了 手指扫过一旁旁古屋檐上垂下的水帘。
楚子航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想到自己也许能稍他一乘。可那小子忽然一缩脑袋,那外衣裹住脑袋,丧家之犬似的窜进雨幕里。他跑的还真快,在楚子航来得及喊他之前,他已经透湿湿的很远了。

※...

【现欧】地尽头

≯在官方打脸之前,紧急摸鱼爽一下。

他最后还是吻了他。
在万籁无声的夜色里,那时星河正沉寂。
  

  
高述说不清自己看到白君妍的消息“欧阳应该是在计划去纽约找你玩所以才去打工的”时的感受。
 
一个社恐路痴愿意为了你远渡重洋——这样说真是太矫情了,高述闭了闭眼平复呼吸。他假设所有可能性,尝试将这件事情友情化。心跳却还是不自觉加快,为那个不可能的可能。
 
我在他心中…...

不是所有的喜欢都圆满。但我还是私心,我所爱的他们与欢喜有关。

【楚路】原文整理(Ⅰ)

≯龙五的楚路戏份真是让我垂死颓中惊坐起。戴上cp滤镜激情二刷。
 
 

《Ⅰ.火之晨曦》
 
※(卡塞尔第一面)
  
黄金瞳的光忽然让路明非清醒过来,他这才意识到他刚才做了什么,惊得想把手里的狙击步枪扔掉。他也认出了楚子航,那确实是他那所高中的传奇人物楚子航,路明非高一的时候,楚子航是校学生会主席,总是在早操时候巡视各班,路明非得以近距离见过几次这个传奇人物。
  
那时候他最不喜欢楚子航的是,每次下小雨他们都得坚持着做早操,楚子航却可以一身白衣一尘不染地从教学楼的走廊上缓缓走过,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们,给那一个个方阵评分。(印象...

【楚路】原文整理(Ⅳ)

≯五月份说要给好友写楚路,便把《龙族Ⅳ》重新看了一遍。然后我觉得不需要同人了【bushi(是的我现在还没动笔)

  

≯趁现在能碰电脑就把手写摘抄打出来了,顺序可能有点乱,括号内算是背景

  

  

  

  

※(楚子航看到奥丁之后)

“可惜不能帮你砍断婚车的车轴了,但无论如何,都不要轻言放弃。”他轻声说。

  

  

※(路明非被催眠后讲怎么跟楚子航认识的)

小时候自己看着师兄被全仕兰高中的女生仰望着,心中是何等的不忿,多么希望...